淨容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本身是﹝電視兒童﹞,收集一些【好看的戲劇】與大家分享。 歡迎參觀,內容若有任何錯誤資料或侵權的行為,敬請指正。
  • 1724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滿水沙漣

人物介紹  
                                                                          
梅芳.jpg陳游香妹 (母)(梅芳 飾)---客家人

郎祖筠在劇中飾演梅芳的女兒陳秀琴.JPG 陳秀琴 (香妹長女)(郎祖筠 飾)---客家人

溫吉興.JPG 陳聰在 (香妹長子)(溫吉興 飾)---客家人

DSC_2088.JPG 陳杜秋桂 (聰在妻)(黃采儀 飾)---閩南人

女主角亞里.jpg 陳瓊音 (聰在女)(亞里 飾)---客閩人

朱蕾安(左).jpg信子 (至昌妻)(朱蕾安 飾)---日本人
DSC_1545.JPG周世明(書偉 飾)---客家人

DSC_3174.JPG林嘉祐 (廖雪之子)(張雁名 飾)---閩南+外省人

DSC_4674-1.jpg 林曉彤 (明中之女)(陳沂 飾)---閩南+外省人

 
林鴻翔.JPG林明中(林鴻翔 飾)---閩南人
梁家榕在月滿水沙漣劇中飾演廖雪.jpg廖雪(梁家榕 飾)---外省人

DSC_5934.JPG 廖成(藍葦華 飾)---外省人
 
 
何南生(Q妹 飾)
小學裡的保健室護士小姐,因為身材高大,經常被誤認為男生。
明明是女生名字卻叫做「南生」,因為她是在南方生的。
南生暗戀嘉祐,不論是織圍巾、送午餐、縫鈕釦,南生都默默的付出。是劇裡的甘草人物,就像生活在我們周圍的善良小人物,讓人覺得窩心。

 分集大綱

第一集:纏綿在字句間的靈魂

民國六十年左右,台灣正處於經濟起飛的大時代洪流裡,人人奮鬥而努力,連南投最大茶莊—「陳氏茶莊」,更是拚命地維持多年來所打拚的地位,並且爭取蒸蒸日上的契機。

於是,在南投一年一度的「冠軍茶」比賽中,「陳氏茶莊」的二代主人,陳聰在帶著擅長行銷的女兒陳瓊音,以最得意的茶葉應戰,他們知道本次的冠軍茶非自己茶莊莫屬,因為根據他們可靠消息得知,本來能夠與「陳氏茶莊」相抗衡的「蕭氏茶莊」已經家道中落,就如同名稱「消逝」一樣,因此「陳氏茶莊」此次參賽,必定要使足全力,得到所謂的「冠軍茶」名號,穩坐南投地區的茶葉龍頭寶座。

不過,年方十八的瓊音除了有顆鬼靈精的腦袋,還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熱情,她可以一邊為茶葉比賽規劃策略,一邊沈浸在魚雁往返筆友的世界裡,還可以請家教老師來彌補她先天不足的音律感。她多次跟筆友約定見面都陰錯陽差的與對方失之交臂,不是擦身而過不相識,就是不打不相識的小冤家…彷彿前世命定中的小天使開著他們兩人的玩笑,然而,多年的書信往返、心靈交流,早已開啟這一對從未謀面的筆友心中那份對於愛情的懵懂情愫。

 對陳家來說本來冠軍就如囊中之物的賽事,半路竟然殺出了一組程咬金,原來「蕭氏茶莊」被一名林姓商人林明中所買下,更名為「林氏莊園」,這是林明中第一次參加南投的「冠軍茶」賽,他知道要在南投穩坐地位就是要贏得比賽,林明中為了贏得名次,竟不惜使用作弊的方法,悄悄的把茶葉掉包,令「陳氏茶莊」以些微差距敗北。  
   
 陳聰在沒有順利取得冠軍茶資格,回到家中受到了母親陳游香妹的指責,身為主母的陳游香妹,從年輕掌管「陳氏茶莊」以來,從來沒有失去過冠軍茶資格,沒想到第一次讓陳聰在主導,就發生這種事情,失去了龍頭寶座,陳游香妹氣憤不已。

白手起家的林明中娶的是外省籍老婆廖雪,廖雪年輕的時候帶著弟弟廖成從大陸搭船來到台灣投靠親友,未料親友早已移民國外,頓失所依的廖雪幸虧遇到正在異鄉打拼的明中,他們拼手抵足一起組織家庭,廖雪憑著她北方女人大地之母的韌性和見多識廣的膽量擔負起林家大小事。

同時,廖雪也捍衛著兒子嘉祐的天真浪漫夢想,即使明中再怎麼對個性單純的嘉祐恨鐵不成鋼,也總有廖雪擋在前面。所以,熱愛音樂和小孩的嘉祐在偏遠小學裡教書,對於家裡的生意完全沒有接手的意願,跟明中更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茶葉比賽之後,陳家的盛事便是瓊音跟世明的訂婚宴,心有所屬的瓊音是否會敵不過父執輩的壓力,被迫訂婚呢?


第二集:跳躍的音符

因為失去冠軍茶寶座的聰在為了彌補他的過失,接受世明的建議,把瓊音跟世明的訂婚宴結合公益活動,企圖重振陳氏的名聲,於是,一場社交應酬活動勝過對新人祝福的訂婚宴舉行。

被迫訂婚的瓊音和心靈相繫的筆友嘉祐相約卻失之交臂,沒想到,兩人正式見面竟然是在瓊音的訂婚宴上。臨時被找來頂替樂手的嘉祐和主持人廖成,糊里糊塗的拱瓊音上台獻唱,拍錯了馬屁,讓五音不全的瓊音現場出糗。這時,至昌竟然喝醉了跟廖成打起架來,一場混戰讓嘉祐跟廖成變成宴會上焦點人物。


第三集:茶香傳情

陳瓊音雖然貴為陳家的千金小姐,但是從小具備生意頭腦的她,一直跟著長輩到處做生意,小小年紀已經很有手腕,自從「陳氏茶莊」喪失了冠軍茶資格之後,陳瓊音就一直思考著如何讓陳氏茶莊更能推廣的方法,而陳游香妹則是催促著陳瓊音與世交之子周世明的婚姻之事,希望可以藉由他們陳家和周家的聯姻,結合更大的商業利基。瓊音雖然被迫訂婚,但是,對於政策婚姻斥之以鼻。她心裡有著開創陳家事業新局的盤算,那就是成立「茶藝館」。

雖然陳瓊音和周世明是從小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但是陳瓊音卻始終無法對周世明產生愛情,面對家族長輩的逼迫,陳瓊音只能到教堂去尋求心靈的安慰。在長期處於充滿了銅臭的家庭裡,陳瓊音偶爾會選擇帶一些生活用品救濟到教堂裡,帶給物質缺乏的孩子們一些實質上的幫助,也可以讓她得到一些心靈上的滿足。秀琴帶來不好的消息,因為他在街上遇到廖成和嘉祐,打探之下才知道原來嘉祐就是林氏茶莊的繼承人,她雖然贊成瓊音追尋自己的幸福,卻也不能免俗的叮嚀瓊音千萬不要挑戰奶奶香妹的容忍極限。

秀琴千交代、萬交代的同時,瓊音在教堂裡再次的遇上了嘉祐。兩人之間不可言喻的吸引力,嘉祐的浪漫、嘉祐的天真,那種大男孩般的熱情,吸引著瓊音,而嘉祐對孩子那種單純的付出,更讓瓊音覺得不可思議,兩人在美麗的教堂之中,嘉祐彈奏著美妙的音符,讓瓊音彷彿看到了另一個世界,對嘉祐更是留下不可抹滅的好印象,壓根兒忘了秀琴的耳提面命。


第四集:一心二葉

因為志趣不同,嘉祐跟父親之間總是充滿了衝突,母親廖雪總是能夠適時的為他解圍。嘉祐從小就知道,廖雪和林明中的夫妻之情有著說不出的隔閡,因為沒有真正感情所結合的婚姻,讓他看到了父母的貌合神離,這讓嘉祐打從心裡崇尚著真正的愛情,他希望找到的另一半會是自己心靈的另一半。嘉祐的看法讓妹妹林曉彤贊同不已,崇拜瓊瑤的曉彤對那種無私的愛情嚮往極了,過度而不切實際的浪漫思維有時也讓嘉祐啼笑皆非。

面對父親的期待,母親的呵護,小舅的崇拜以及妹妹的過度幻想,嘉祐真正的心事並無法對他人傾訴,只有在半夜時分,把心裡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他從高中時期就結交的筆友「寄海」,他和「寄海」通信三年,也唯有和筆友通信的時刻,才是他心靈最平靜的時分,嘉祐相信,這個筆友「寄海」,將會是他最終的心靈伴侶。

而在同樣的夜裡,陳瓊音也將自己的心事全部傾吐給她三年來的筆友「問山」,她一直以「寄海」這個筆名和對方談論著各種心事,兩人有著絕佳的默契,對於事件的看法、未來的期待、人生的理想,都在他們的魚雁往返之間吐露著,陳瓊音也始終相信,她之所以對周世明沒有辦法全心的付出,也是因為有著筆友「問山」的關係,她和「問山」,才會心靈最互通的伴侶。然而,瓊音和嘉祐如同注定般又再度相遇在小學裡...。


第五集:茶道之心

來到日月潭邊的林嘉祐與陳瓊音,向對方表明了彼此的心意,依依不捨的兩人回到瓊音家門口,恰巧被姑姑秀琴撞見,秀琴叫嘉祐死了這條心,不要再繼續與瓊音來往,秀琴認為愛情是敵不過現實的,像嘉祐這樣的窮教員,是不能跟環球航運的小開相比的! 

才踏進家門的瓊音,立刻被父親聰在大聲斥責,指責瓊音不應該與嘉祐過從甚密,尤其瓊音與世明已經訂婚,這種行為會被左鄰右舍說閒話,並且規定瓊音在訂婚前不准再與嘉祐見面。

時光倒轉至二十年前,秀琴與原住民年輕人,也就是神父,站在月台上開心地準備離開,沒想到母親香妹與哥哥聰在突然出現,硬生生地將兩人拆散…。


第六集:山與海的交會

在茶園幫忙的信子已經臉色蒼白,但是身為婆婆的陳杜秋桂卻不以為然,認為她是在日本當慣大小姐,什麼事情都不用作,所以才會做一下就累。

好不容易甩掉周世明的陳瓊音,在媽祖廟口碰到了林嘉祐,嘉祐想起教堂外瓊音跟世明挽著手的模樣,不禁醋意大發,而伶牙俐齒的陳瓊音也不甘勢弱反擊,說林嘉祐也是腳踏兩條船,有個已經交往三年的筆友,並且將手中的書丟向林嘉祐,沒想到那本書正是「羅密歐與茱麗葉」,林嘉祐與陳瓊音這時候才發現彼此就是通信三年的筆友-「問山」與「寄海」。

信子為了收柚子茶,不小心從梯上跌落下來,請醫生來看的結果意外發現信子有身孕了,香妹一方面很開心,一方面認為秋桂也應該為此負責。滿腹委屈的秋桂走到廚房,看到丈夫聰在安慰的眼神時,終於將眼淚宣洩出來…。



第七集: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被家裡禁足的瓊音,還是趁大家不注意偷偷窗戶垂繩子下樓,連忙跑到教堂找嘉祐,關心他昨晚被世明打傷的狀況。同時,瓊音也告訴神父與嘉祐,她需要集合大家的力量,設計出一個「天衣無縫的完美企畫案」,把玉蘭號重新包裝推出!
    
在廚房,秀琴問秋桂是否對於信子懷有敵意,秋桂表示身為她的長輩,怎麼會對信子有敵意,完全是在教她人情世故。秋桂回想起當年嫁入陳家,跟著香妹從早做到晚,每天重複一樣的生活,就算是生兒子至昌那一年,也在家裡茶園幫忙,直到陣痛才趕去醫院生小孩。

為了表示善意,秋桂將安胎的中藥端去給信子,沒想到信子喝下味道難聞的中藥,一反胃就嘩啦拉的全部吐了出來,而且還吐在收拾碗的秋桂身上,連自己的衣服也都是中藥,這讓秋桂氣得大罵…。

瓊音、秋桂與秀琴三人在溪邊洗衣服,這時瓊音語出驚人的表示,香妹已經答應提供資金讓她創業,瓊音自信地在波光遴遴的溪水中宣布,她要開台灣第一家「茶藝館」!


第八集:玉蘭飄香

廖雪陷入年輕時的回憶,想起當年林明中好心照顧她與弟弟廖成,並且在她看到強暴犯屍體所帶來的崩潰情緒時,在一旁給她支持與勇氣,並向廖雪表示,從今天開始就是她的丈夫,會照顧她一輩子。

被小舅廖成騙回來的嘉祐,見母親廖雪身體並無異狀,才進門沒多久的嘉祐原本想立刻返回學校,沒想到父親林明中一回到家中,就對嘉祐說今晚要和他一起去應酬,嘉祐疑惑的看著廖成要答案,廖成撇過頭去,不敢看嘉祐,他這時才明白自己被廖成呼弄回家,只好硬著頭皮答應父親的要求。

秋桂將自廟中求來的安胎符燒盡加入水中,將符水遞給信子要她喝下,一開始信子有點遲疑,因為她認為符水是不乾淨的,此舉讓秋桂生氣極了,信子在秋桂的氣勢下,只好勉強自己將符水一飲而盡。

秋桂看著婆婆香妹與信子之間互動融洽,心裡很不是滋味,再加上香妹看到信子身上掛著來自日本的「安胎御手」,忍不住又提醒秋桂可不要輸日本的親家母,要對信子多加關心。回到廚房的秋桂,心中五味雜陳,一氣之下將原本要拿給信子的安胎符丟進碳火…。


第九集故事大綱

秀琴氣沖沖跑去找嘉祐理論,嘉祐無辜地表示他不是故意要欺騙瓊音,並且寫了封信拜託秀琴帶回去給瓊音。

沒想到信件被香妹攔截,硬是叫秀琴模仿嘉祐的筆跡寫了一封分手信給瓊音好讓她死心,秀琴雖然百般不願意,還是硬著頭皮寫了信。

瓊音看到信之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她不相信嘉祐會提出分手,但事實擺在眼前使她不得不相信。

瓊音跑到林家門外,上氣不接下氣地大喊,要嘉祐出來把話說清楚…。


第十集故事大綱

瓊音跑去找嘉祐理論後一夜未眠,眾人只好安慰她,要她好好休息、不要多想。

不只瓊音傷心難過,在學校教書的嘉祐也心神不寧,滿腦子都是前一晚瓊音所說的內容。

嘉祐一心認為,瓊音之所以生氣,是因為他沒把自己是林明中兒子的事情向她坦白,殊不知瓊音是為了嘉祐要與她分手而難過。

屋漏偏逢連夜雨,嘉祐這時候又得知學生紛紛轉學,學校即將因為人數不夠而面臨關閉的難題。


第十二集故事大綱

香妹離開律師辦公室後,便前往媽祖廟祈求家裡一切平安,沒想到香妹一起身感到一陣暈眩,就突然就暈了過去,醒過來時已經身處家中。香妹將報紙交給聰在與至昌,兩人瞄了一眼報紙頭條,都變了臉色,秋桂一問之下才得知,中日斷交了!

秀琴不放棄任何機會,就是要找瓊音說話,她故意東摸摸、西摸摸,又摸到瓊音的身邊。瓊音正收下架上晾曬的柚子茶,一一放進竹簍裡,無奈瓊音還在氣頭上,想要找話題聊的秀琴碰了一鼻子灰。

為了開茶藝館,瓊音向信子請教茶道的禮節,秀琴又趁機插話,想要向瓊音求和,沒想到瓊音還是故意忽略她,不跟她互動,視她如空氣一般。瓊音在學習茶道後,深深感受到日本人對於喝茶這件事的認真與重視。

被秋桂叫去溪邊洗衣服的信子,一不注意竟讓衣服被溪水沖走,信子一急,為了撈回衣服,腳下一滑跌入溪中,在水裡掙扎著…。


第十三集故事大綱

信子在醫院醒來後,得知自己不能再生育的噩耗,秋桂細心地在旁照顧,深怕信子難過想不開。

至昌對於信子發生這件不幸的事,也只能透過他最愛的繪畫來抒發心中的無奈,他對父親聰在表示,信子不能生,不是她的錯,是母親秋桂造成的,這句話聽在秋桂耳裡,令她感到十分痛心。

而至昌與信子之間,又因為至昌要陪同父親聰在應酬一事產生嫌隙,秋桂見狀也只能默默安慰信子。

廖雪在聽說信子流產後,推薦一位台大的醫生給秋桂,要她帶信子去給這位醫生看,而兩人也在委託行挑選了同花色的絲巾,廖雪要送給兒子未來的媳婦,秋桂則是要送給媳婦信子。



第十四集故事大綱

世明與至昌離開酒家後,為了避免被家人發現,於是世明便將酒灑在至昌身上,掩蓋整晚飲酒作樂後的粉味,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他們,沒想到這一切都看在瓊音的眼裡。

聰在在街上無意中聽見潘鄉代與明中的對話,討論玉蘭號這次在商場上碰到的困境,這些話聽在聰在耳裡十分不是滋味,面對明中建議協商認賠、保住成本,聰在還是堅持就算賠錢也要準時送貨到日本。

信子對於至昌徹夜未歸感到懷疑,甚至認為至昌在外有其他女人,兩人為此又大吵一架、不歡而散。

瓊音與嘉祐趁母親秋桂帶大嫂信子北上求醫,偷偷跑去山中尋找天然湧泉之處–「水沙漣」。


第十五集故事大綱

秋桂與信子在客運站牌等車之際,明中竟突然出現,並表示可以順道載她們兩人前往台北,正當秋桂跟明中推來讓去的同時,聰在的身影吸引了兩人的目光,他們一轉頭,便看見聰在就站在他們兩人的面前。

秋桂不顧聰在的反對,依舊帶著信子去看醫生,沒想到醫生的診斷結果卻讓信子灰心不已,秋桂只好不斷安慰信子,表示一定會再想辦法幫助她。

上山尋找水源的嘉祐與瓊音,卻被大雷雨困住,瓊音還因此受傷,兩人只好待在獵人的小屋中靜待雨停。

 
第十六集故事大綱

秋桂一大早發現瓊音不在房間裡,從秀琴口中得知瓊音與嘉祐上山尋找水沙漣,她立刻堅決地對秀琴表示,絕對不准瓊音與嘉祐來往,難得看到秋桂這麼強勢的秀琴,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連連點頭答應。

在山中迷路的瓊音與嘉祐,循著隱隱約約的水聲前進,一不小心兩人踩空跌入水中,眼前的瀑布正好是他們尋覓已久的「水沙漣」。

聰在得知女兒瓊音上山找水尚未返家,把妻子秋桂數落一番後,帶領著世明及工人立刻上山找人,正當瓊音發燒不止、糧食斷盡之餘,救難人員終於找到他們了。

瓊音返家後開心表示,水源找到了、茶藝館也就可以順利開張!


第十七集故事大綱

一早,聰在與秋桂又在為了林桑吵架時,至昌與一名陌生女子竟然在門前拉拉扯扯,這一幕被香妹瞧見後,立刻問至昌對方懷有幾個月身孕。

信子在秋桂的告知下感到驚訝萬分,香妹要至昌跪在祖先面前懺悔,並且拿著扁擔狠狠打在至昌身上,於心不忍的信子只能含淚原諒至昌,並且接受這個事實。

信子雖然口中原諒了至昌,但是心中還是難過不已,她向秋桂提出要離婚的要求,秋桂堅決不肯,同時也跟信子保證,她絕對不會讓妳在陳家受委屈!

院子外,正當瓊音請秀琴在茶藝館開張時幫忙說服林家提親,竟然從樹叢縫中看見一個人影搖晃,仔細一看赫然發現信子上吊自殺了!

 
第十八集故事大綱

茶藝館開張當日,陳家上下喜氣洋洋地張羅大小事,秋桂這時發現瓊音竟然綁著一條一模一樣、自己送給信子的絲巾,她想起當初廖雪在店裡面表示要送給兒子的女友,不過瓊音卻表示那是她自己買的。

秋桂返家之際,恰巧撞見林桑一家人,秋桂這時才恍然大悟,廖雪就是林桑的妻子!她將累積許久的怨氣一股腦地抒發出來,請林家不要再折磨她,並且生氣地請他們離開。

香妹在茶藝館開張慶賀之際向大家宣佈一項喜事,那就是孫女瓊音與世明正式訂婚,瓊音一聽臉色大變、認為香妹不守信用、是騙子,此時林明中也出現在茶藝館,像香妹表明要提親一事。

瓊音對於香妹的安排感到十分痛苦,她要求大嫂信子帶著她與嘉祐一起前往日本!


第十九集故事大綱

瓊音跟隨著嘉祐跳入海中,嘉祐被救起來了、瓊音卻昏迷不醒,而且還懷有三個月的身孕,嘉祐每天守在瓊音身邊細心照顧,不顧聰在的阻止與反彈,一心一意希望她早日清醒。

聰在與秋桂兩人面對面促膝長談,把心中想說的話一五一十向對方訴說,秋桂淡淡地說,至昌跟信子走了,瓊音昏迷不醒,我只剩下你了…

世明發現嘉祐並非林桑親身的消息,拿著當年的新聞報紙前去林家質問,明中生氣地勒住世明表示,這一切都是謠言,請他不要再無中生有。

世明去陳家探望瓊音時赫然發現,嘉祐每日都守在瓊音身邊,而且他心中的女神不但昏迷不醒還懷了嘉祐的孩子,這讓世明徹底崩潰,哭著大喊嘉祐是強姦犯的兒子!


第二十集故事大綱

瓊音被緊急送到醫院,躺在慘白的病床上毫無生氣,嘉祐寸步不離地守在床邊,突然間他聽到瓊音發出聲音,他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來到病床前,可是瓊音依舊緊閉雙眼,原來是一場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