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容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本身是﹝電視兒童﹞,收集一些【好看的戲劇】與大家分享。 歡迎參觀,內容若有任何錯誤資料或侵權的行為,敬請指正。
  • 173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馬幫

分集劇情


【第一集】

十五歲的董義和為救被村人稱為掃帚星的黑姑,被孩子們扒光了衣服,賭氣中他衝撞了路過的尹家三小姐家賢,引起尹家不滿。義和的母親決定不再為丈夫守節,她要帶兒子一起去找自己的初戀情人楊正才,遭到族長董忠發的反對。在八叔説明下,義和做主將祖傳三間草房賣給尹老爺二十大洋,尹老爺趁機將自家的勢力擴張到董家地界,家賢(賢兒)認出義和,義和揚言將來掙了錢要娶賢兒。

族長為維護家族名譽,密謀以殉節投水的名義將義和的母親沈塘,八叔暗中讓黑姑給義和母子送信,當族長帶人趕到時,義和哭訴母親已投塘自盡,當夜黑姑以送父親看病為由用車子將義和的母親拉出村,族長一心想讓董家再多一座貞潔牌坊以超過尹家,但因為沒有在塘裏撈到董張氏的屍體而疑竇頓生。


【第二集】

族長發覺義和的母親沒有投水自盡,於是連夜搜捕他們母子,義和離開村子去找母親,黑妹將一雙布鞋交給他,義和說將來一定送一雙繡花鞋作回報。義和媽找到自己的初戀情人楊正才,正才娘卻認為義和的母親是克夫的掃帚星,並以死威脅正才不許義和媽進門,義和媽萬分絕望。

是夜,義和在客棧被人偷了包袱,他一路忍饑挨餓趕到正才家,卻發現只有母親一個人呆坐在院裏。義和的母親在絕望之下,為不拖累兒子服毒自盡,義和謝絕了軟弱的正才的挽留,隻身跟著馬幫踏上了去緬甸的路。

隨馬幫一路走來,義和長成一個英俊挺拔的小夥子,在夷人開辦的寶石礦上,義和結識了機靈的小礦工轉轉,並留下成為一名寶石工人,工頭為了讓工人們在工作時把寶石吞進肚裏再拉出來,每天強迫工人吃生蠶豆。義和在吞第一顆寶石時,被英國監工捉住拷打。


【第三集】

小轉轉救出了義和,義和放火燒了監房,兩人結為兄弟,一起逃出了礦山。
轉轉拿出了當初義和沒吞下的寶石,義和拿到玉器行卻被老闆詐去,兩人陷入困頓。

玉礦老闆勒幹正用一種奇怪的辦法招工人,只有從他女兒果果身子下搶出鵝卵石,才能在這礦上做工。義和被這個漂亮的緬甸姑娘果果迷住了,於是用計搶到石頭,帶著轉轉留在礦山。

礦洞采寶石時,義和不願聽命於把頭鐵老大而屢次被打,倔強的義和每次挨打都用石頭在鎬把上記上帳。



【第四集】

給礦工們送飯的果果總在義和碗裏多埋一塊肉,引起鐵老大記恨。為了阻止鐵老大剝削工人們的飯食,義和痛打了鐵老大,從此成為礦工裏的新把頭。義和與果果相愛了,他一心攢足了錢娶果果,這時前來勒幹家討債的老海也送來首飾要娶果果。

為躲債,勒幹帶女兒連夜逃走,義和和小轉轉在礦洞裏開採出珍貴的綠玉,義和騎馬追回了果果父女,勒幹決定讓義和與老海一起去密支那鑒定綠玉的價值,路上義和被老海推下懸崖。



【第五集】

昏死的義和被姑嫂馬店女老闆九姑的養女十八妹救回店裏,這條道上的土匪頭子黑馬爺看上了十八妹,他拿出百寶丹給十八妹去救義和,但告訴十八妹,十天後他回來時,十八妹要以身相報。

在打羅山礦上,老海回來說義和帶著玉石逃走,小轉轉也被趕出礦山留在廚房做飯,果果拒絕了老海的求婚,發誓要去馬蹄窩村去殺了這個背情棄義的義和。義和留在馬店幹雜活以抵店錢。

黑馬爺帶來稀世的翡翠燈籠來娶十八妹,為救十八妹免遭黑馬爺強暴,義和急中生智謊稱有人搶馬,黑馬爺帶土匪急回山寨,但留下話,三天後來迎娶十八妹。


【第六集】

在打羅山,果果答應嫁給老海,但先要老海殺死義和。是夜,十八妹要把自己交給義和,但被義和拒絕了,哀怨中的十八妹嫁給了黑馬爺,一直踮著果果的義和在趕往打羅山途中被一群神秘的人捉住了。

義和被迷信的緬甸金礦礦主張天富當成東方來的貴人迎上山,沒想到他們果真在義和大便的地方挖出了金子,義和成了活神仙。張老闆把他妻子留下的護身玉墜送給義和,義和帶著兩匹馬回到打羅山,礦工們把義和暴打一頓,當夜果果要開槍殺死義和,但最終還是放走了這個讓她即愛又恨的男人。

義和沮喪地牽著他的馬走在山路上,小轉轉不相信義和的解釋,反而要義和賠償當初欠他的那顆紅寶石,義和以馬抵債,不想小轉轉被人劫去馬匹綁在樹上,小轉轉求義和救他,兩人一同去找盜馬賊。在傣族山寨,義和用護身玉墜付了飯錢。

他們得知到馬賊曾在附近出現。夜晚,正值傣族男子串姑娘的日子,義和與小轉轉找到盜馬賊岩放,卻被他說成故意冒犯傣族習俗而發送到土司府。義和說明瞭事情的原委,岩放在土司拿出的佛像面前,承認了為替母親治病而盜馬。義和答應給岩放兩百緬幣作還馬的補償,小轉轉卻把錢私藏了起來。這筆錢只得先由土司老爺替義和支付。


【第七集】

走出一百多里後,義和又特意回來把錢還給土司,兩人成為朋友。在土司的舉薦下,義和與小轉轉加入馬幫運送玉石料,過河時,義和為保護玉石原料急流沖走。

轉轉想獨吞玉石料中的翡翠,但半路被土匪頭子黑馬爺搶劫,義和再次奇跡般的回來,救下小轉轉。兩人摸進黑馬爺的山寨,想偷回玉石料,但被人發現,在危急中,蒙面的壓寨夫人十八妹救他們出去。

在密支那石場,義和將賣翡翠的錢分給小轉轉,並決定於他分手,小轉轉請義和再原諒他一次,並保證一定改掉貪小便宜的毛病。兩人回到打羅山玉礦,把錢分給工友們,義和對勒幹老闆說他要娶果果,並要求與害他的老海當面對質,被鎖在屋裏的果果,聽到老海和父親勾結殺害董義和的話,開始相信義和。


【第八集】

老海勾結軍人來捉義和,義和和小轉轉在工友説明下逃出打羅山,果果帶著一隻裝滿銀洋的口袋來到他們面前。

果果帶著從家裏偷來的銀元要嫁給義和,義和大喜過望,轉轉警告義和一定要對果果好。第二天,義和帶果果來到曾經詐去他一塊紅寶石的玉器行,因為心虛,玉器行老闆只得聽任義和拿去一套紅寶石首飾送給果果作定親禮物。

義和為黑姑買下一雙秀花鞋,帶著果果和小轉轉趕著大馬幫回到馬蹄窩村。進村時,被尹家三小姐家賢奚落,本來志得意滿的義和暗自生氣,在圍觀的人群中,黑姑看到與義和一起回來的果果就無聲的離開了。尹老爺感慨,他董大腳(義和)混出頭了,大少爺家興不以為然。義和來見黑姑,卻被拒之門外,他只好將那雙繡花鞋放在黑姑家的門外。

義和在族長董忠發要求下決定從尹家手裏贖回三間老屋,遭到尹老爺反對,大少爺家興受妻子挑撥,私下與義和達成協定,為了在十日內湊齊給尹家的二百塊大洋,義和決定再走一次馬幫,興尹家興為吞掉義和贖房的訂金,暗中授意潑皮麻三拆毀馬幫必經之路上的一座獨木橋,延誤義和的時間。
 


【第九集】

過橋時,義和為了不受麻三刁難連夜伐木將獨木橋修好,在天黑的最後期限前趕回馬窩村,尹家興目瞪口呆,果果則興奮異常,義和轉轉將贖房的錢扔給尹家興,就一起昏睡過去,

果果在馬窩村洗澡引來眾人圍觀,董忠發為此受到尹老爺嘲諷,只有尹老爺的弟弟尹四爺很欣賞大膽的果果,從此每天來看她洗澡,畫美女出浴圖。

果果洗澡引來過路的馬鍋頭來看,村裏的女人們因為嫉恨而拿走果果的衣服,光著身子的果果沒法上岸,黑姑給她拿來衣服並告誡她別再給義和添亂。


【第十集】

拿回房契以後,義和開始修房,尹老爺這才知道兒子家興幹的勾當,氣急敗壞的他從家興手裏收回掌家大權。鄉親們來賀喜義和修好了房子,只有黑姑遠遠的觀望,義和問她有沒有看見那雙繡花鞋,黑姑一言未發地走了。果果好奇的向義和打聽黑姑的事。

尹老爺為挽救尹家的頹勢,求三女兒家賢嫁給義和。義和和轉轉要再趕一趟馬幫,順便接回義和娘的骨灰安葬在董家墓地。尹老爺裝點尹家門面,勉強為自己做了五十大壽。尹四爺為了聽果果與過路的馬幫對唱情歌,專門為她蓋了座風雨亭,村裏傳聞兩人有染,此事在尹董兩家引起了一場風波。義和帶著母親的骨灰回來,因傳聞誤會了果果,在轉轉調停下,兩人重歸於好。


【第十一集】

尹家賢不願嫁給義和這樣一個趕馬漢,尹老爺百般哀求說要想尹家不垮,就只有這一個辦法。得知此事的尹家興大怒說如果家賢嫁給董義和,就別想得到尹家一分錢的嫁妝。家賢決定為了尹家嫁給義和,她不要尹家一分錢的嫁妝,但要家興照顧好弱智的弟弟家康。

尹老爺請了房縣長和董家長輩來赴壽筵,筵上尹老爺提出兩家結親的請求,董家族長一口答應,義和說有了果果斷然不會再娶。族長告訴他,不答應娶尹家小姐,義和母親的骨灰就不能在董家墓地裏安葬。得知這一突然變故的果果跳到河裏,轉轉告訴果果義和是怎樣一個孝子,此時義和作出了一個痛苦的決定,為了不委屈果果,他要帶果果和母親的骨灰離開馬蹄窩村。這時果果回到他面前說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可以不在乎名分。

 

【第十二集】

義和與家賢的新婚之夜,果果獨自在風雨亭垂淚,黑姑趕來,兩人相對黯然。當夜,家賢枯坐一夜,義和始終不肯與她同房,反倒與轉轉一直喝到天亮,說一定幫轉轉找一個女人。

第二天,大奶奶家賢讓果果來給她和義和見禮,被果果嘲笑,義和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索性又和轉轉帶馬幫上路。


【第十三集】

果果同意尹四爺為她畫芙蓉出浴圖,族長把她綁到董家祠堂要家法嚴懲,危急時刻,家賢以大奶奶的身份領會果果。義和回來的那晚,果果將她推到家賢的房裏。

在關口遇到克欽兵敲詐,多虧持槍的蒙面客相救——她是一直喜歡義和的十八妹,十八妹責怪義和不是男人,否則當年就該帶她一起走。義和被她說的性起,要去抱十八妹,卻被推下水。看著十八妹遠去,義和大喊:你將來一定會回來找我!

家賢把馬幫的事交給轉轉一個人打理,義和對家賢每天強迫他念書識字很不耐煩,但拗不過家賢,這令他十分難受。尹家興為還賭債向家賢借錢被拒絕,無奈中他只好將尹家的玉器行盤給義和,但要義和為他保密。

果果搬出義和為她買的自行車在村子裏騎,引起轟動,家賢一怒之下回了尹家。由於無法同時招架兩個女人,義和決定讓果果去城裏經營新開的義和商號。家賢懷孕後,脾氣變得古怪,煩躁的義和又隨馬幫上路,黑姑讓他捎點洋紗回來。


【第十四集】

在路上,義和意外的發現,十八妹的馬幫運的竟然是大煙。
十八妹用槍逼著義和不許說出去,並且拒絕了義和要入夥的請求,說已有家小的義和想賺錢可以去販洋紗。義和帶回的洋紗很快就銷售一空,尹家賢也生下了他們的兒子,取名學文。

五年過去,董家義和號生意興隆,對門尹家的盛源記卻門庭冷落,尹老爺逼家興去義和的商號學做生意,家興因為自己商會會長的身份而拒絕。尹老爺以看小外孫學治的名義來到義和家,義
和答應讓尹家興來義和號幫忙。

 


【第十五集】

轉轉回來說密支那新開的東印度公司來了大批洋布,兩人一起帶馬邦去販洋布,途中救下了一個被債主出售的泰國妹,義和把她帶回去想留給轉轉當老婆,家賢不明就理,一氣之下回娘家哭訴,正在城裏義和商號向果果套取生意經的尹家興覺得尹家的機會來了。

義和的馬幫從密支那馱了洋布回來,引起眾人的圍觀,自豪不已的義和渾然不覺帶著墨鏡的老海正冷冷地盯著他····當晚,義和和轉轉被馬店老闆灌醉,清晨發現馬匹和貨物不翼而飛。

心懷叵測的家興告訴果果,義和又弄了個外國女人回來,果果趕回馬蹄窩村盤問泰國妹,泰國妹以為自己是要跟義和成親,族長說都是她們這些外國女人亂了義和的心,要把她們一起趕走。喝醉酒的果果夜裏放起大火,家賢拼命將兩個孩子推出門外,自己卻沒能逃出火海。
 

【第十六集】

義和與轉轉沒有追到丟失的馬幫,決定回家賣了自己的商號再建馬幫,不料家裏已經是一片火海。

尹家賢和果果被大火燒死,董家大院一片廢墟,義和帶兩個孩子到城裏義和號商鋪去住,不料尹家興卻拿出字據說,房契上寫的是尹家賢的名字,並且家賢在生前已將房子轉讓給他尹家興了。義和只好帶孩子回到馬蹄窩村,在廢墟上搭起一個棲身之所。

在尹家要求下,義和為妻子披麻戴孝,尹老爺以義和已經破產,無力撫養兩個兒子為由,收買董家族長,將義和的小兒子學治斷給尹家興做養子,並將其改性尹。義和從此整日醉酒一蹶不振。轉轉只好帶義和的兒子學文靠撿食度日。十八妹的馬幫路過此地,哀其不幸又怒氣不爭的她狠狠抽了義和一鞭子。


【第十七集】

在黑姑鼓勵下,義和和轉轉找到十八妹,經過考驗後,義和帶著十八妹送給他的兩匹馬,再次踏上漫漫馬幫路。

學文在和黑姑相依為命的日子裏感受著母愛的溫暖,而學治則被尹家送到城裏念書。尹家興將董家義和號的招牌換成興和號,在尹家興的影響下,學治竟然不認義和是自己的父親。轉轉還發現馬幫上次丟失的貨物就擺在尹家的貨櫃上。

跟黑姑進城賣草鞋的學文去看弟弟念書時,被學治和富家子弟毆打,深受刺激的黑姑變賣了自己多年的刺繡,也要供學文上學堂。黑姑將義和交給她撫養孩子的錢加上賣刺繡的錢,準備給董家重建房子。


【第十八集】

義和冒死為刀土司運槍,通過密佈濃霧瘴氣通道,得了大筆的報酬。桃花開時,義和帶著壯大了的馬幫回到故鄉,遠遠就看見廢墟上立起新房的架子。

義和為了早日湊齊建房的錢,借高利貸販煙葉到八莫,煙葉的價格不如預期,其他的鍋頭聯合拉抬價格,價格日益上漲大家都不願意售出,希望得到更大的利益。義和看雨季將至,時機已到,為早日回去於是假裝生病,請轉轉將價格日益上漲的煙葉全部賣出,恰好被也來賣煙葉的尹家興全部買下(一馱36大洋)不料,由於颱風,運煙葉的船來不了,東印度公司停止收購,煙葉開始黴爛,煙販們血本無歸。


【第十九集】

義和抓住時機,買下他們低價賣出的馬匹,他的仗義引來很多沒有盤纏的馬幫客追隨他。尹家興也來向義和借錢,義和讓他寫下字據,義和成為滇西馱路上頭號大馬邦的幫頭,收回原本屬於義和的商鋪。

義和收回商鋪,重修了董家大院,並恢復了義和號的招牌,董義和還想讓轉轉娶了黑姑,不料轉轉和黑姑都不領情,轉轉明白黑姑喜歡的是義和。

義和要續弦了,他說那天花轎停在誰家門口,就是誰家姑娘的幸運,於是家家都把自家的姑娘裝扮一新。成親的花轎最終停在黑姑的門口。見黑姑不應,義和踹開門把她抱上花轎。拜堂時眾人堅持讓黑姑摘下面紗換上紅蓋頭,原來黑姑並不醜。義和在黑姑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當晚黑姑讓義和陪她去給家賢和果果燒紙,意外的在果果墓前見到了尹四爺。


【第二十集】

董義和疑心果果和尹四爺有染的消息是真的,後者解釋說自己一生唯一愛過的女人並不是果果,果果只是他的紅粉知己,現在連果果也不在了,尹四爺決定離開這裏。

成親後義和爲了面子不讓黑姑再下廚。黑姑說要面子就該把小兒子學治從尹家接回來。病重的尹老爺答應義和將學治接回董家撫養,但尹家興夫婦不肯還回兒子,雙方最終對簿公堂,房縣長決定讓學治自己決定去留,不料學治堅決要求留在尹家。義和深受打擊,黑姑勸他振作起來,去外地運棉紗回來織成棉布出售,義和再次上路。

在學堂裏才情洋溢的學文深得房縣長的千金月嬌欽慕,一直喜歡月嬌的學治心生嫉妒。尹家興垮了生意後沈迷酒色,很快便敗盡家產,尹老爺臨終時將重振尹家的重任交給學治,十五歲的學治退學擔當起尹家大掌櫃,家興暗自不滿。

因爲官兵封路,義和的馬幫在小鎮受阻,十八妹的跟班小油頭深夜趕來求救,十八妹被刀土司扣押了。



【第二十一集】

義和和轉轉趕到土司府,原來張督辦私設稅卡斷了土司的財路,刀土司就扣押了爲張督辦運煙土的十八妹,雙方互不相讓一觸即發,義和用計化解危機救出十八妹,分手時義和望著她孤身遠去義和心有不忍。

義和回到馬蹄窩村,尹老爺過世,前去吊唁的義和被學智擋在門外,學智發誓讓尹家超過董家,在他努力下尹家生意大見起色,義和看在眼裏,從此暗自在生意上跟這個兒子較勁,一心擠垮尹家的鋪子,黑姑不知自己該去幫誰。

學文考取公費留洋要去日本,義和則讓他留下來幫他一起對付學智,得知學文逃跑的消息,董義和盛怒之下騎馬追去。



【第二十二集】

學文被義和綁在馬尾後拖回來不吃不喝,三天後,學文對義和說他要獨自闖世界,在黑姑勸解下,義和才勉強同意學文象他當年一樣遠走夷方,房月嬌脈脈含情地目送學文遠行。

義和被推舉爲寶豐城馬櫃主席,他陶醉在一片讚譽聲裏,每天向人展示十八妹送他的翡翠燈籠再也不思進取。

十八妹突然要結束漂泊嫁給義和,義和毫無辦法勸說她。黑姑寬容的留十八妹住了下來,這更讓義和對她心懷歉意。他索性成天在外面喝酒,也好躲著不見十八妹。省城黃參議等人慕名來看義和的寶貝,黑姑有意無意地將翡翠燈籠打碎,惱羞成怒的義和第一次打了黑姑,黑姑毫不聲辯。



【第二十三集】**

目睹這一切的十八妹悄悄地走了,義和到房間不見十八妹,追了出去,終於找到十八妹,十八妹告訴義和:他真正的寶貝是黑姑這樣的好女人,而不是翡翠燈籠,十八妹說完還是走了。義和向黑姑賠罪,黑姑勸義和該去看看學文。

學文在緬甸瓦城一家華人商鋪《滇綠茶葉行》學做生意,學文的李師傅發現學文讀過書於是讓他管帳,被在旁邊偷懶睡覺的師兄阿貴聽到(心中不服)。是夜,李師傅故意把銀票丟在地上測試他們,隔日早上阿貴掃地看到銀票收進口袋,假裝肚疼偷偷將銀票放在學文的包袱裡,當晚李師傅要檢查包袱,在學文的包袱裡發現銀票當場趕出店門。



【第二十四集】**

義和驚奇的發現,學治經營的茂源號靠賣日貨紅火起來,義和決定去緬甸購進一些英國貨與之抗衡,並順路看望學文,才知學文已被趕出去,父子之間的隔閡依然沒有消除,學文隨手將父親帶來的東西送給了馬店老闆娘,義和悵然離開。

房月嬌從黑姑那打聽到學文的地址,她把學治派人送來的花退回,並告訴學志她愛的人是學文。

學文剛巧遇到有人喊有賊啊,幫助追回被搶的行李,因此結識了會說英語但不太會說漢語的中國女孩梅琳。。有一天送茶葉給詹姆士先生,看到了梅琳,没想到梅琳竟然是詹姆士的養女。學文請教詹姆士先生才知道為什麼英國人喜歡《下關沱茶》而不訂《普洱茶》的原因。
(因:下關沱茶經壓縮處理味道不會走味,經得起長時間保存,從中國到英國船運需要很長的時間)
學文爲發明一種製磚茶的機器,求教于英國工程師詹姆士,原來學文設計的打茶機草圖令詹姆士驚訝,梅琳看在眼裏喜在心頭。


【第二十五集】**

學文在詹姆士幫助下設計出壓茶機,讓店裡生意蒸蒸日上,瓦城分號通知學治,學治和房少爺(月嬌的哥哥)到瓦城巡視,於是學治設計雇用商人上門訂了一百駝磚茶,學文讓老闆貸款購進茶葉加工成磚茶,其間學文和梅琳暗生情愫,詹姆士還願意出資讓學文和梅琳一同去英國留學,磚茶壓出後,商人卻突然消失,茶葉商上門逼債,銀行催要貸款,李老闆面臨破産,爲彌補過失,學文決定回寶豐城向義和借錢。

學文回到家與義和一言不和就離開了,黑姑追出去找到了學文,他不肯按黑姑說的去求義和,請黑姑找學治出來見面。學治約學文、月嬌在城裡新開的咖啡廳見面,並向月嬌求婚遭拒,而學治冷冷地說自己姓尹,他和學文不是兄弟,不借他錢,房月嬌看不慣學治於是拂袖而去。

學文與義和父子倆誰都不願服輸,黑姑只好當了義和給她買的玉環(當得1,000大洋),把錢以義和的名義交給學文,但學文不收,黑姑只好偷偷把錢留下離去。

房縣長正爲自己競選省參議院籌資,學治說只要房把月嬌嫁給他,他可以出資幫助,月嬌剛回到家,聽說尹家來提親想阻止,不料月嬌的哥哥卻脫口說出學治設局設計學文的事,於是月嬌從房裡找出爺爺給她的一個小方盒,帶著小方盒去找學文。


【第二十六集】**

當晚學文寫信向梅琳告別,在寫給李老闆的信裏,他決定以死謝罪。月嬌突然趕到,她告訴學文被學治設局騙了,並表白只要願意兩人長相斯守,就幫助他渡過難關,打開帶來的小方盒內有一藏寶圖,依照藏寶圖所繪從房家橋碑中挖出一塊老山玉,兩人就地拜了天地、訂終身。學文回到瓦城,用賣玉的錢保住了李老闆的鋪子。

尹家興在賭場輸了想回家拿錢,房裡阿貴和艷秋(家興妻)溫存後正要離開,不料家興這時候回來敲門,阿貴只好先躲在衣櫃裡,家興翻箱倒櫃的找銀子,眼角瞄到衣櫃露出一截衣服,大喊叫裡面的人出來,阿貴嚇得出來跪下求家興原諒,家興戴綠帽氣得叫人把阿貴和艷秋綁起來,帶到大廳要學治處置,按照家規浸豬籠,先關進柴房,半夜裡學治悄悄地用刀割斷繩子,放走阿貴和艷秋。

尹家興在情婦的挑唆下,回家從弱智弟弟家康手裏騙出尹家老宅的房契,尹家興以房契作抵押向四海錢莊借1萬大洋,再到賭場本來大贏因為貪心最後一局全盤皆輸。

梅琳要回英國參加畢業典禮,臨走時托詹姆士將一台收音機留給學文,從收音機裏得知抗戰爆發,李老闆告訴學文老山玉賣得8萬大洋,還債5萬尚餘3萬,當作是學文投資的股份,學文婉拒表明想回家鄉開機械場。

房縣長逼迫女兒嫁給學治,月嬌抵死不從。房縣長的妹妹白馬夫人反對房縣長爲競選議員讓月嬌出家,她要將月嬌帶到昆明去找個如意郎君。


【第二十七集】**

學文回寶豐城開起自己的滇緬公司《滇機械工廠》,黑姑前來祝賀,還帶回學文送的禮物回家,義和不領情把東西丟在地上,黑姑生氣轉身回房。

因為日本侵略中國,伊四爺正號召民衆群起抵制日貨,學治派人先把日貨收到倉庫,這時,四海錢莊的錢老闆帶著尹家大院房契來找學治,要學治在3天內連本帶利償還12,000大洋。

學治為籌措錢贖回房契,只好將《日貨》撕掉標籤以《上海貨》賤賣,一位大嬸到學文的工廠向丈夫要錢買《上海貨》,學文一看明明是日本貨,就去找正在街道領導民衆抵制日貨的伊四爺,密告《永興號》賣日貨,大家一起到永興號破壞貨物、踢打學治,黑姑、轉轉不忍前去阻止。

伊家大院將不保,伊家興在情婦挑唆下要求分家,學治將永興號給了伊家興,伊四爺則決定出家。

董忠發來找義和,說伊家興抵押房契之事,原來這一切都是董忠發設計,暗地裡收買班小二詐賭所得,勸義和買下伊家大院。放高利貸者拍賣尹家大院,最終被義和以二萬大洋買下後,又還給伊家,說是要給已過逝的老婆家賢。

當晚,學治在義和家徘徊,被家興當做藉口,隔日,家興請來董忠發做見證,和學治斷絕關係趕出伊家,學治只求帶走小舅家康。

戰事連連,省政府請白馬夫人動用關係回滇西修復滇緬公路。

【第二十八集】**

學治被家興趕出伊家,並帶走小舅家康,來到房家找月嬌的哥哥,房少爺無法收留他們,學治只好帶著家康住在張麻子客棧,
義和去找學治把家康接回照顧,過後黑姑請學治一起回家,學治硬是不肯。

白馬夫人房子玉回到滇西房家,要求哥哥房縣長一定要完成公路工程,並且提議可以貼榜徵才。學文看到榜文後揭榜,到縣長處所表示願意為國家效力,白馬夫人命他為工程總指揮。

義和找學文請他別管工程之事,因為這樣大修公路馬隊無法通行,學文不肯,義和告訴學文有關學治住在張麻子客棧的事,學文也去找了學治,邀學治和自己住,學治依然不願意。

因公路修復需要專業技術人員,於是學文寫信給詹姆士先生請求協助,想不到詹姆士先生介紹的工程師竟然是梅琳,梅琳設計好工程圖,只是光是鋼纜的費用就要20萬大洋,學文找白馬夫人商量。

義和因為心情煩悶,決定和轉轉到緬甸作生意,在回程路上遇見一群從密支那逃難迷路的難民,卸下馬馱上貨物,運載難民並宰殺所有的馬,解決難民們的飢餓。義和和轉轉因為失去馬隊而難過得吃不下飯,黑姑拿出辛苦存的錢,義和和轉轉心情頓時變晴,殊不知暗地裡黑姑因身體不適而吐血。

這時,學治出現,跪地請求義和原諒,兩父子總算和好。吃飯時,學文為了籌措鋼纜的費用,要求義和以馬櫃主席的身份,向寶豐城所有馬鍋頭募款;之後學文到伊家找伊家興借錢,伊家興不願意。

因為戰事不斷,伊家興開始屯積食鹽,壟斷市場,義和看不慣,決定去西藏馱岩鹽救大家,不巧轉轉生病,只好帶學治一起去。


【第二十九集】**

義和、學治在路途中經過森林卻迷路了,學治精疲力盡爬不起來,義和鼓勵他為了心愛的人振作,終於在天黑以前走出森林。在山中住進馬店,店主人竟是十八妹。

眼看著省政府規定的期限就要到了,梅琳著急地問學文是否湊足錢了,梅琳說詹姆士先生表示再不訂鋼纜就來不及了。

過了幾天,梅琳又著急地追問,這時剛好從日本來了封電報,原來是學文的二舅伊家光發的,電報中表示,知道學文為國家修復公路,匯入50萬大洋資助。

月嬌從昆明回寶豐城,聽房桐說出學文在寶豐城,急欲找白馬夫人。訂鋼纜的錢解決,梅琳找學文喝香檳慶祝,梅琳要求學文吻她,學文情不自禁地吻了梅琳,不料正好被開門進來的白馬夫人和月嬌撞見,月嬌憤而打了學文一個耳光,轉身跑了出去;梅琳不聽學文解釋,欲收拾行李離開,除非學文接受自己的感情。

學文接受梅琳,所以約月嬌見面,給她一張借條,表示慢慢償還欠款,至於感情只能說《抱歉》,月嬌傷心欲絶離去。

義和、學治終於從西藏馱鹽回來,轉轉帶學治到湖邊教他如何和馬培養感情,遠遠看見月嬌坐在湖邊難過,學治過去安慰,並了解事情原委。之後,學治找學文算帳,兩人打了起來,幸好梅琳阻止。

白馬夫人來找梅琳欲勸說她放棄學文,看見桌上的玉佩追問來歷。房縣長和房桐到董家質問學文與月嬌之事,董義和表示不管這件事。房縣長只好叫房桐找學文來,將他綑綁關起來逼婚;房桐帶著禮物找梅琳,要梅琳離開。

月嬌回家找白馬夫人哭訴,並說梅琳的壞話,想不到白馬夫人居然替梅琳說話。


【第三十集】**完結篇

梅琳知道學文要結婚了,決定離開,白馬夫人即時趕到阻止,告訴梅琳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兒,於是兩人相認,兩人一起到佛寺找一空大師(就是伊四爺),不過他己外出雲遊,僅留下一封給白馬夫人。

月嬌興高采烈地穿白紗準備結婚,學文卻不願意,就在此時,白馬夫人帶著梅琳回來介紹給家人,並請求房縣長成全學文和梅琳,月嬌在房裡聽見,心情絶望地跑到湖邊欲尋短,幸好學治趕來救回董家。

月嬌在黑姑、義和的開導之下,終於慢慢釋懷,家康突然進來說學治拿刀殺人,原來學治想殺學文為月嬌出氣,幸好月嬌即刻阻止,並表示願意放棄學文。

緬甸緊急來電報,告知惠通橋的鋼纜已運至軍用機場,學文、梅琳請寸鍋頭幫忙運送,但是鋼纜又長又重,眾位馬鍋頭皆不敢接此任務,寸鍋頭提議找馬櫃主席董義和幫忙。

學文、梅琳請義和幫忙,義和不肯,黑姑騙學文說義和答應了,要學文、梅琳向義和道謝,義和覺得事有蹊蹺,才知黑姑、轉轉偷偷調馬群欲運送,義和阻止並召集全城的人集合,決定作大人龍,2人一組,自己首當其衝當龍頭,背負鋼纜通過飛鷹崖。

在途中,轉轉不慎跌落山崖死亡,黑姑也因太勞累吐血身亡。運送完成後,義和到山崖下找到轉轉已死亡多時,傷心不已。辦完黑姑、轉轉的後事,義和、學文、學治三人也已和好,義和為履行對黑姑的承諾,帶著黑姑走一趟真正的馬幫,順道去找開馬店的十八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